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两学生治疗网瘾时一死一伤校方称体罚不可避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4-05 22:17:00

两学生医治瘾时一死一伤 校方称体罚不可避免

作者:未知 来源:中国广播

据中国之声《纵横》报导,瘾,是指上者长时间、习惯性地沉迷于络,依赖、痴迷于互联,进而难以自我解脱的状态。近年,随着互联的普及,很多未成年人不当使用互联,而被认为患有瘾。据教育部官上的消息,这1群体在2011年的数字是1300万。因此,社会上出现了很多以戒断瘾为名的培训学校。

两天前,中国之声实地探访了郑州市的一家戒瘾学校,由于就在一个月前,这里曾有两名学生在接受训练时,一死一伤。这家学校有没有获得相应的资质?两名学生死伤的缘由是什么?戒瘾学校又是通过甚么方式,戒断所谓的瘾?

河南新乡籍19岁的玲玲,死了;周口籍14岁的欣欣,受了重伤。时间是上月19号晚上,地点,就在当初父母亲身送她们接受教育训练的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

郑州南四环外200米,一时间找不到这所搏强学校。向附近的大众打听,他们说,学校就在路口,只是当初悬挂的校牌摘掉了,由于前不久失事了。而学校一名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说,摘掉牌子,是因为学校在整修操场。

工作人员:没做好呢,做的不锈钢的,之前是木质的,没挂。挂上去太短,这门又升了升。

从学校大门进去,左手边,是两块沙地,其中一块沙地上面,四周扎着40公分左右的小木桩,木桩上系着密密层层的塑料绳,招生负责人说,这是用来练习匍匐前进的。而右手边的一个标准篮球场,则是用来接受军事训练。

工作人员:齐步走、队列、立正稍息、想前转向后转之类的。中午休息,六点半开饭,6点半开饭就看联播,让孩子点评,练练字。

穿过训练场,是学校的2道门,里面是学生宿舍、教室、食堂。宿舍门口的一片空地,因频繁踩踏而泛着白色。

5月19号晚,玲玲和欣欣就在这里接受了两个小时的训练。

欣欣的父亲:据女儿讲,在她摔的过程中,死亡的女孩对老师,包括过往的老师求救,趴到那,别罚我了,我受不了了,以后我不会出错了,那时候,据闺女说,已出血了,已捂这肚子,那谁能受得了啊。

据欣欣父亲转述女儿的说法,当晚的训练,从晚上9点开始,两个孩子做了两个小时的前倒和后倒动作。

欣欣父亲:寝室的前面,水泥地上,那个小女孩,包括咱闺女,那摔的声音,都超越正常音了,在学校的每一个老师都听见了,闺女都说,一开始还喊了,喊着喊着不喊了,摔着摔着没音了,没音了在地上趟着,这个老师过去看,出血了,另外一个老师过去,马老师又过去,起来起来装死了。我听闺女说,又往她嘴里灌水了。

不过,欣欣父亲口中的事发经过,在学校负责人口中,却是轻描淡写:做了个训练而已。

搏强学校副校长段江波:事发前,学生白天训练没做好,晚上老师又找她们出来,在教室的门口做了个训练。

两名女孩究竟犯了什么错,晚上还得接受训练。

欣欣父亲:根据女儿回忆,受罚的时候她也问老师了,问马老师了,我犯甚么错了,马老师给他说的,想知道答案不,想知道了先做500个前倒。

次日清晨4点,郑州市十八里河派出所接警。警方称,他们所初步掌握的事发经过,与欣欣父亲所转述的基本吻合。

警方:按他们学校的说法是一种加强训练,就是让她前倒后倒,在女孩不做的情况下,强制性地让她前倒后倒。

:整个过程有多长时间?

警方:根据咱调查来说,有两个多小时吧。从叫出来开始训练,到被抬回宿舍。

晚上加训,学生一死一伤。就目前警方的说法来看,二者之间具有相当因果关系。那末,搏强学校订此事是什么看法?这所自称以改正学生不良行为为目的的学校,在平常培训中,又是如何运行的?

本周四,以咨询的名义,来到搏强学校。招生负责人说,送孩子来学校的前两个月,家长不能和孩子当面交换,也不能打。

招生负责人:一般前两个月的时候都有一个帮带的老师,就是家长想了解孩子的情况可以跟老师打,老师吃喝拉撒都跟孩子在一块。可以用书信的方式沟通,孩子得先给你写信,你才能给孩子写信。

穿过两道大门,右手边就是学生宿舍,两层楼的宿舍,有防盗门,楼梯之间,还有一张用棉线穿成的防护。搏强学校的招生负责人说,这是为了防止学生意外受伤:

招生负责人:这个是防护,安全,咱安全措施得防护好,肯定安全。

宿舍楼旁边的1栋平房,就是教室。五十多名孩子,正在接受法制教育。黑板上,老师正在书写两行字:故意杀人、故意伤害。

教师门外,一名校医在给称病的孩子诊断。

校医:真感冒假感冒,你多喝点水算了你。

这位招生负责人说,在这里,孩子没有单独行动的机会,哪怕是上厕所,也得打报告,在教官的陪同下才能前往。

招生负责人:现在就是50多个学生,跑不给他机会,翻墙都不给他机会,老师都在教室。晚上保安都值班,1道门二道门3道门,你上洗手间都要打报告啊,你两分钟不出来保安就过去看,不给他单独行动的机会。

为了证明学校的教学效果,招生负责人还找来一名学生,向谈自己的培训感受。

学生:跑跑步训练训练队列,星期六星期天组织打打篮球,拔河之类的,到晚上就按时休息了。跟帮派老师打,家长想来看的话也可以看。

说这些话的时候,招生负责人就站在旁边,问起问起上个月的事情,这位学生说,那是过去的事情了。

而学校副校长段江波则坚称,那晚的加训,只是老师的个人做法,不是学校行为,即使致使玲玲死亡的加训中,主管训练的副校长也在场。

段江波:晚上学校是不组织训练的,那不是学校行动。

不过,对学校在平常培训中存在体罚,段江波和另外一位招生负责人都不否认。

段江波:由于我们学校是个特殊学校,常常做体育锻炼和训练,这都很正常。由于我们学校就是这样的性质,所以说体罚没法避免,

招生负责人:刚才给你说的,走个鸭子步,做个俯卧撑,跑个步,站个军姿,站个通宵,都有。之前还有前倒,现在取消了。

搏强学校的招生办公室里,管城区教育局颁发的办学许可证上,办学内容一栏写着文化知识培训,一些锦旗感谢信,与郑州市教育局颁发的合法办学单位的牌匾一起,被挂在办公室的墙壁上。

事发二十多天后,搏强学校一如既往地接待走投无路的家长,训练被认为需要治疗的学生。

段江波:我们学校现在教学啥的都还正常着呢,应该说影响不太大。

离开搏强学校时,50多个孩子,照旧上课受训。曾,他们与玲玲和欣欣都是同学,都在搏强学校同学受训。如今,玲玲死了,欣欣伤了。而在所谓的同学眼里,这些事儿,已过去:

学生:都过去了,没事了。

这条,似曾相识。没错,2009年8月1日,广西南宁1名少年,被家长送到1所自称能帮助孩子戒断瘾的训练营,次日清晨,孩子被殴打致死。事发后,孩子的父亲曾说了这么一句话:希望我儿子以生命为代价,能唤醒社会的重视。

事实上,2009年,原卫生部发布的《未成年人健康上指导征求意见稿》中,曾明确否定了络成瘾这1说法,并明确表示,对络使用不当行动的干预,绝不是中断或终止其上行动,且严格制止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严禁体罚。

但问题是,目前全国300多家以帮助戒断瘾为主业的培训机构,究竟该由卫生部门还是教育部门来管理?或两家乃至多家行政部门共同管理?瘾的界定尚且不明确,戒瘾学校又为什么能大行其道?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延续关注。(肖源)

头痛脑胀见冷怎么回事
头痛是怎么回事
鼻塞流鼻涕上火怎么办

相关推荐